牛与佛教之典故

[audio: http://education.kbs.org.my/wp-content/uploads/2012/09/Voice-from-River-Henhe-.mp3|autostart=yes|loop=yes|titles=聆 聽 來 自 恒 河 的 聲 音|artists=黄 杏 怡]
本林佛教新村来了两头壮牛。在佛教界,牛象征高贵的动物,具足威仪与德行。在如 来身相的八十种好之中,就有一项是“行步安平,犹如牛王”。佛陀的德号中也有以“人中牛王”来称赞佛陀的德行广大无边。在《法华经》中则以牛车来比喻菩萨 乘,以大白牛车来比喻佛乘——大乘妙法。此外,禅宗则以牛来比喻众生的心,如著名的十牛图,即以牧牛为主题来代表修行的十种境界。

DSC04709 (1024x680)

然而,佛陀也在《法句譬喻经,卷一》中,有则通过牛来暗喻众生无明的典故:

佛陀在罗阅祇国的竹林精舍时,有一天接受居士的祈请,偕同弟子至城中开示说法。结束后,在出城返回精舍的途中,正好遇见一人赶着牛群回城;牛群个个肥壮,一路上跳跃奔逐,彼此还不时以牛角互相抵触。

世尊见到此景,有感而发,说了一首偈子:

“譬人操杖 行牧食牛 老死犹然 亦养命去 千百非一 族性男女
贮聚财产 无不衰丧 生者日夜 命自攻削 寿之消尽 如荧穿水”

回到竹林精舍,待佛陀洗足毕,就座后,阿难即稽首请示:“世尊,您在回途中所说的偈语,弟子未能完全了解其中的义理,祈请世尊慈悲开示!”

佛陀告诉阿难:“回来的路上,你是否见到那位牧牛人赶着牛只回城?”

阿难回答:“是的。”

佛陀接着说:“这群牛的主人是屠户之家,原本豢养了上千头牛,为了让牛只健壮肥美,屠户雇人天天牧放这群牛到牧草丰美的地方吃草,逐日挑选最肥壮的牛,宰杀赚钱。

就这样一天过一天,这群牛已经被宰杀超过了半数,然而,这群糊涂的牛儿却浑然不知,依旧每天开心的吃草玩乐,或与同伴争斗。

我因为感伤它们如此的无智,所以才会说此偈语。”

接着,佛陀又对大众开示:“不仅仅这群牛是如此,世人也是一样,不晓得无常的道理,执着有一个实有不变的‘我’存在;每天只知贪图五欲之乐,更为了永不满足的欲求,彼此伤害。

当无常来临之际,又无能力超越,徒然掉入轮回的深渊,生生世世无法出离。所以,世人又与这群牛有何差别呢!”

当时座中,正好有两百位贪求利养,不知在法上用功的比丘。他们听闻佛陀的开示,心生惭愧,深自惕励,遂于当下定慧相应,即证阿罗汉果,具六种神通。在座大众皆法喜充满,恭敬地向佛顶礼。

 



佛教世界里的动物观... 祺雲法师开示

 

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、人类的大肆捕杀,野生动物日益减少,生态的均衡受到严重破坏,近几年来,有心之士纷纷奋起,疾呼保护动物的重要性,一些相关的团体组 织也应运而生。其实,二千五百多年来,佛教的祖师大德们一直默默地为保护动物奉献心力,佛教世界里的动物观,值得我们参考与效法。。

佛教认为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,在本质上没有高低贵贱,只是因为因缘果报的关系而存在六种生命形态。这六种生命形态是:地狱、饿鬼、畜牲、阿修罗、人间、 天上等六种世界。即所谓“六道”。众生因各自因缘往复轮回于“六道”之中。前世的因缘决定现世的境况,现世的作为又决定来世的福报。在佛教看来,人现世行 善做好事,来世就变天、变人;如行恶做坏事,来世就变畜牲、变鬼、坠入地域。其中的畜牲道即是指动物。

将动物称之为畜牲,在佛教并无贬义,系指由人类畜养之意,主要是指家禽家畜。畜牲道梵文为Tiryanc,音译为底栗车,又称作傍生、横生、畜牲道、傍生 趣等,泛指鸟、兽、鱼、虫等一切动物。《正法念处经》卷十八记载畜牲种类总共有三十四亿种。在《大智度论》中还根据畜牲的居处划分为空行、陆行和水行三 种。佛教认为,畜牲道的众生,之所以不断轮回受报,是因愚痴所致,具受种种极重苦恼。《瑜伽师地论》卷四中有“傍生趣更相残害,如羸弱者为诸强力之所杀 害,因此因缘受种种苦”,常被鞭挞、驱使,不得自由,或被人类、天人作为食物。据《金刚心总持论·坠畜牲报论第二十三》记载,文殊菩萨问佛:

造何等业,坠畜牲中?世尊曰:一切众生贪酒食肉,宰杀禽兽,铺设筵席,取欢作乐,果报为牲,酬前命债;又有借人财物,未足酬还,或有偷骗他人,夺人受用,果报为畜,还人钱财,直至业尽,方出轮回。

在佛教看来,处于畜牲道这种生命形态的动物,是由因缘业力所成就的果报,当这些业报缘尽之后,就会依另行后起的果报而转换成其它生命形态。所以包括动物在 内的上述六种生命形态,并非固定不变,而是在业力的传动之下,具有因缘的流动性。因此,一切众生,从无始以来轮回六道,或生而为人,或生而为畜,互为父母 兄弟妻子眷属,因相杀相食,遂至生生世世,循环互报,无有停止。这就是佛教的生命轮回的观念。

对于包括动物在内所有生命的形成形态,佛教根据各种生命出生的类型划分为四生(即四种类型)。《俱舍论》卷八中记载四生为:卵生(由卵壳出生),如鸡、 鸭、鹅、孔雀、蛇、鱼等);胎生(从母胎而生,又作腹生),如人、牛、马、羊、猪、象等;湿生(由腐肉、丛草、粪池,阴沟等润湿地的湿气所产生者,又作因 缘生、寒热和合生),如飞蛾、蚊子等;化生(无所托而忽有,成为化生),如诸天天人、地狱众生、中阴之有情等,系由过去的业力而化生者。

除四生之外,佛教还有“九生”之说,即四生之上加上:有色(色界)、无色(无色界)、有想天(无色界中除无想天以外的其它诸天)、无想天(无色界中的无想天)、非有想天非无想天等生命的形成形态。

《金刚经》中说:“所有一切众生之类,若卵生、若胎生、若湿生、若化生、若有色、若无色、若有想、若无想、若非有想非无想,我皆令入无余涅而灭度之”。在 佛法看来,无论那一种生命的形态,皆能悟道成佛;而当包括动物在内的一切生命尚未解脱开悟之前,必然有着苦乐悲喜不同差别的种种果报,且都在六道轮回的时 空之轮中,不断轮回转动。此时的动物虽然受着业力的牵制,但与人类在本质上是完全平等的,它们有着独立自主的生命,能够平等地证得解脱智慧。

因此,在佛法中,不仅不歧视任何动物,而且能平等地接纳一切动物,并视之为宇宙中互助共生乃至共同修持的伙伴。

动物在佛经中历来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在释伽牟尼的本生故事中,就常以动物之身实践着救护众生的菩萨行持。此外,在佛陀的三十二相好中,也有许多是以动物的 美好特性来代表。如鹿王相、牛眼睫相、上身如狮子相等等。佛菩萨的坐骑及台座中,也常可见到不同的动物形象,如狮子座、象座、马座、孔雀座、牛座、羊座、 龟座、獐座、鹅座、猪座等。另外,佛菩萨本尊的持物中,也有许多以动物为持物者,如持狮的本尊——力波罗蜜菩萨;持象的本尊——胜乐金刚、金象菩萨、马头 明王;持龙的本尊——金翅鸟、娑伽罗王;持蛇的本尊——金刚童子;持摩竭鱼的本尊——阿摩提观音等等。

以动物为主角的寓言在佛教经典中也占有重要地位,如一角仙人故事、六牙白象本生、月中兔本生等,皆为脍炙人口的动物譬喻故事。

在佛经中与动物有关的成语更是比比皆是,如牛鬼蛇神、牛头马面、对牛弹琴、泥牛入海、盲人摸象、龙蛇混杂、降龙伏虎、鹦鹉学舌等。在中国禅宗的公案中也有 不少与动物相关者,如牛头幽楼、盐官犀扇、蚊子叮铁牛、铁牛与狮子、野狐还身、百丈野鸭子、沩河水牯牛、狗子佛性、南泉斩猫等。著名的禅宗《十牛图》就是 以牧牛为主题,分别以寻牛、见迹、见牛、得牛、牧牛、骑牛归家、忘牛存人、人牛俱忘、返本还原、人廛垂手等以喻修行的十个境界。

由上可见,佛教中的动物世界是如此的丰富、平等并饶有情趣,给人以深刻感受,故佛教的戒杀和放生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戒杀在佛教戒律中被作为戒律之首。佛教要求信徒善待一切生灵,戒杀、放生、护生。如佛教规定僧团在动植物生长旺盛的季节里结夏安居三月,即为避免踩踏伤害 生命而采取的措施。此外,汉传佛教还有着素食的优良传统,之所以食素,就是基于众生平等的慈悲精神和轮回生死的因果观念。佛教《梵网菩萨戒经》中提到: “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,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”。公元前三世纪,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曾经是一位暴君,在一次战争中滥杀无辜10万余人,后来他受到佛教的 感化,翻然悔悟,虔信佛法,从此不再滥开杀戒,还宣布鸳鸯、鹦鹉、蝙蝠、鳖、龟、豪猪、犀等23种生物禁止食用,并取消了一般帝王狩猎行乐的活动。

佛教认为光戒杀还远远不够,戒杀仅仅是止恶,是消极的善行,而护生、放生才是积极的善行。因而在许多佛教寺院内外,都设有放生池。唐肃宗曾受到佛教“不杀 生”教义的感化,于乾元二年(759)年诏令天下立放生池八十一所,书法家颜真卿为此撰写了著名的“天下放生池碑”。憨山(德清)大师的“放生偈”更是在 佛教界广为传诵,脍炙人口:

“人既爱其寿,生物爱其命。放生合天心,放生顺佛令。放生免三灾,放生离九横。放生寿命长,放生官禄盛。放生子孙昌,放生家门庆。放生无忧恼,放生少疾病。放生解冤结,放生罪垢净。放生观音慈,放生普贤行。放生与杀生,果报明如镜”。

佛教正是通过倡导戒杀、护生和放生等行为方式,提醒人们要关怀生命,爱护动物。这与今天人类保护动物、维护生态平衡的理念也是相通的。

 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